创业基地内的明星企业-----武汉华兴同创科技有限公司


发布时间:2022-05-18 发布者: 浏览次数:

武汉华兴同创科技有限公司为武汉创业十佳企业,公司核心研发团队来源于文华学院材料成型工作室,核心成员只有曹冲、陈萌、张路、舒浩四人。在文华学院原材料系主任、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叶升平和郭鹏老师的指导下,团队快速发展壮大,2017年12月,团队注册公司。公司专注于消失模铸造自动化涂胶设备研发和生产,经过3年多的发展,已经成长为国内消失模铸造行业细分领域的冠军企业,国家高新技术企业。公司掌握核心技术,是技术密集型企业,拥有近30项专利技术。

消失模铸造是一种新型的绿色铸造技术,在中国应用广泛。消失模铸造工艺是将泡沫模型埋在干砂之中,然后浇注铁水,泡沫遇高温铁水就气化消失了,铁水冷却后得到我们的想要的铸件。现在新能源汽车、工程机械、水泵、电机等大量用到消失模铸件。

    消失模铸造行业有痛点,主要问题是泡沫模片组合多采用纯手工粘接模式,效率低,难度高,胶水损耗大。基于此,公司研发团队刻苦钻研,经过潜心研究,研发出消失模铸造白模涂胶机,主要解决粘接涂胶痛点,通过构建设计多个立式、卧式、侧式、旋转式涂胶模型,解决各种消失模白模涂胶问题,提高了铸造厂的工作效率。东风商用车铸造二厂、武钢在采用消失模铸造涂胶机后,普遍提升4倍工作效率,节约了企业人力成本,解决了制造业招人难的头疼问题。

公司目前占据国内90%以上市场,国内主要客户有东风商用车铸造二厂、武钢集团、陕西法士特、合力股份合肥铸锻、福建龙工、华东泰克西、常州常发、新兴铸管、宁夏共享、山西华恩、河北瑞丰动力缸体、山西卓里、湖北三环、秦皇岛国阳钢铁、台湾仲谊科技等一百余家客户。目前国内单缸柴油机机体绝大部分采用消失模铸造工艺,对应的消失模铸造厂均采用了公司的泡沫涂胶机。这几年,工程机械十分火热,徐工、龙工、柳工、中联重科等国内知名企业生产的各类工程车辆中,大量采用消失模箱体铸件,大部分铸造厂都使用了华兴同创的涂胶机设备。公司设备远销海外,客户遍布德国、荷兰、美国、意大利、俄罗斯、印度等国家,其中德国宝马i系列纯电动汽车上的水冷电机壳应用了本公司的粘接技术。

曹冲介绍说,公司研发的涂胶机已经更新到了第二代。第三代将更先进,更智能,将把粘接工艺和涂胶工艺合为一体,应该更受市场欢迎。公司在发展过程中,文华学院创业基地和机电学部张新建老师、彭菊玲老师给予了很多指导和帮助。后期公司计划筹建湖北省企业技术研究中心。

提到给创业者什么建议,曹冲提到,创业艰难百战多,信誉信任很重要,“信誉和信任不可求,即使公司破产也要先解决客户困难”。别看公司现在看起来还不错,其实公司早期差点夭折了,满以为团队有了,技术有了,市场也有,公司就会大展宏图。但创业之路依然坎坷,时不时有坑在等着你。

消失模铸造白模涂胶,需要用到一种水基胶水。2018年,他们获得了荷兰一家胶水公司在中国的独家代理,并于当年从荷兰进口了5吨消失模水基冷胶。当年12月,胶水从德国汉堡走中欧班列,火车在哈萨克斯坦遇到十年难遇的雪灾,零下40多度的低温,所有班列都被迫滞留半个多月。等到一月份取到货时,发现所有的胶水全部冻坏了,无法使用,直接财产损失40多万。与此同时,国内几十家铸造企业正急等他们的设备和胶水发货,没有办法,他们只有背水一战了。他们认为,信誉和信任不可求,即使公司破产也要先解决客户困难,最终他们通过空运等不计成本的手段,及时进口新的一批胶水,保证了国内多个铸造厂家的胶水需求。这对于一个初创公司来说,那段时间真是非常煎熬,几个合伙人几乎是身无分文的回家过了年。

    2020年初,疫情突如其来,武汉封城,公司所有研发生产和销售停止,公司没有了收入。到了3月份,公司积压了多台设备订单和胶水无法按期交货。疫情最艰难的时候,公司账面上只剩下2000元,社保都没钱交了。全国各地的铸造厂客户急于恢复生产,大量催货电话打来。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,团队做了一个决定,所有不在武汉的未被封人员前往广东找厂房组装设备。曹冲、陈萌先出发去广东,人生地不熟,地毯式寻找,花了一天时间在中山找到厂房,晚上十点落脚后,两人在潮汕粥馆吃了当天的第一顿饭。第二天,才发现设备原材料出了大问题。公司设备需要用到铝型材、伺服电机等配件。当时由于口罩需求极大,大量的自动化企业在转型做口罩机,铝型材都被口罩机厂买去做鼻梁铝条了。同时,铝材还在翻倍涨价,导致市面上很难买到铝型材和电机。联系了多个当地的材料供应商,几乎都没货。公司不能就这样倒下,应该还有希望。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他们联系原来的几个供应商,由于他们前期非常注重口碑和付款,对供应商从不欠款,供应商对他们非常信任也很支持,按原来价格给他们提供了铝型材和电机。信誉和口碑救了他们,公司有转机了。一周后,他们就发出了第一台设备,后续逐步三天一台、一天一台,在四月份就把所有积压订单全部发货完成,公司不仅活过来了,还收获了新的订单,盈利了100多万元。4月8号以后武汉全面解封,公司技术人员去客户现场调试,也是困难重重。对疫情的恐慌还没有散去,坐飞机一人坐一排,酒店不让入住,刚出火车站就被拉去隔离和测核酸。那段时间,每个人不是在隔离就是在去隔离的路上,每个人都做了十几次核酸。